南财新闻网
南财同龄人韩耀:拐棍人生也精彩


他,26岁时就患上了属于世界性疑难杂症的“不死癌症”——强直性脊柱炎,随着病情的发展,他身躯越来越佝偻,不能长时间站立,颈项不能转动,即使拄着拐棍行走也十分艰难……即使这样,他却一直坚持站立在大学讲台上,34年来,他教书育人桃李芬芳,他苦心钻研成果丰硕,他达观幽默热爱生活,他德艺双馨深受爱戴。他被评为江苏省师德先进个人、最受学生喜爱的老师、“感动南财”十大人物、先进工作者,他,就是南财同龄人、南京财经大学国际经贸学院教授韩耀。

“只要还没瘫痪,就要继续教书”

1975年,19岁的韩耀高中毕业,成了徐州沛县湖西农场的一名插队知青,负责育种工作。与其他知青工余时间不是喝酒就是打牌不同,为了让自己培育的种子产量更高,在几位大学生知青的影响下,他开始研究育种技术,还创造了小麦亩产800斤的好成绩,要知道,当时的小麦平均亩产只有300多斤。小小的成功让韩耀知道了“知识可以创造价值”的道理,从此以书作伴成了他的习惯。

1978年,韩耀考上了北京商学院,成了一名大学生。头两年,一切都好,大三那年初夏的一天,他突然感到腰腿皆痛且痛彻骨髓,几乎无法行走,几经辗转找到同仁医院的一位著名骨科专家。医生告诉他,这病少则三年、多则五年,就有可能瘫痪。“这病能治好吗?”韩耀问,“如果谁能治好,就可以得诺贝尔奖了。”医生答道。

经过一段时间的沮丧,韩耀选择了“该怎么活就怎么活”的人生路。1982年,韩耀大学毕业,被分配到南京粮食经济学院(南京财经大学前身),成为了一名大学老师,没多久,韩耀结婚了,岳父是江苏省名老中医。老爷子担心韩耀的身体不适合当老师,曾有意让他改学中医,韩耀也跟着岳父学了一段时间,但他发现,自己志不在此。“站在讲台上,同学们渴望求知的眼神让我找到了自己的存在价值,只要还没瘫痪,我就要继续教书。”韩耀说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韩耀的身体状况越来越糟糕,讲课时,他只能保持一个动作,钻心的疼痛常常会打断思路。尽管如此,他却利用自己担任系主任的便利“以权谋私”,给自己超标准安排教学任务,靠着一根拐杖的支撑,他承担了三个校区的教学任务,一教就是34年,而且每学期都要承担2门以上的课程,教学工作量超过规定课时1倍以上。领导同事都劝他不要那么玩命,他却说,“系里几位老师出国进修了,人少课多,我多上点课没关系。”

“我不仅要能上课,还要能上好课”

“能够成为韩老师的学生是我的荣幸,他的言传身教,让我受益良多。”“韩教授上课不仅旁征博引,而且诙谐幽默,听他讲课是种享受”“韩老师教给我们的不仅仅是知识,更多的是分析解决问题的方法”……韩耀老师的学生这样评价他。

虽然当今时代电子商务如火如荼,但在十多年前,人们还不知道电子商务为何物。2002年,韩耀老师就与同事一道创办了国内高校最早一批的电子商务系。资料缺乏,人手紧张,没有经验,一切都要从零开始。为了上好课,他大量查阅各种文献资料,不断揣摩发达国家电子商务发展前沿,编写教材、撰写论文,成了典型的“夜猫子”。韩耀老师曾经的同事、现任南京审计大学校长的晏维龙教授说,不少人都说同行是冤家,韩耀老师从来都不计较得失,我们一直相处得就像兄弟一样。曾任江苏省电子商务重点实验室主任的曹杰教授介绍说,“韩耀老师是我的前辈,但他从来不摆老资格,对我工作很支持,经常给我出谋划策。”

“老师能够教给学生的具体知识总是有限的,教会学生思考问题的方法才终生受用。”韩耀说。研究式教学是韩耀老师的一大特色,除了基本的课堂教学外,他们特别鼓励学生开展研究和实践,无论是本科生还是研究生,无论是本系学生还是外系学生,只要有志于研究,韩老师都会给予指导,或者让他们加入自己的研究课题,他指导的学生曾多次在全国或省内比赛中获奖。

“没有韩老师就没有我的今天。”现在已是成都数联铭品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的曾途这样说。三年前,曾途与同伴共同投资3万元创立了数联铭品公司,目前公司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大数据解决方案提供商,服务对象有普华永道、平安众筹、新华社等,公司估值高达18亿元,正在筹划A股上市。“我在上大学时,韩老师就说过,决定电子商务成败的不是技术,而是思维方式,我的创业经历告诉我,韩老师的见解太英明了。”曾途说道。

在韩耀老师家的书房里,一张特殊的获奖证书被摆放在醒目位置,那是学生给他颁发的“我最喜爱的老师”证书以及速写画像。学生的颁奖词里写道:“老师,人生曾给您出过一道难题,疾病曾困扰您的躯体,但您凭借着一根拐杖的支撑,一教就是34年,不高大却光耀。感谢您,韩耀老师。”获奖当天,韩耀老师在QQ空间里写道,“花甲之年,学生们给了我一个教师所能得到的最高褒奖,想对这些孩子们说,你们将是我永远的美好记忆,我爱你们!虽然我也曾得过不少奖,但这个沉甸甸的奖项我最为看重,正所谓,金杯银杯不如学生的口碑!”

“学生就像我的孩子一样”

“请大家留存我的手机号码和电子邮箱,有问题可以随时找我,我保证24小时不关机。你们的问题可以是学习上的,也可以是生活上的,当然也包括恋爱中的难题。”这是韩耀老师每学期第一节课的“保留节目”。“最初,找我的人并不多,不是学生没有问题,而是他们信不过我,为了更好地帮助学生,我还看了不少心理学书籍。随着接触的增多,找我的人就越来越多了,我不仅是他们学习上的老师,更要做他们的‘人生导师’。”韩耀说。

女学生章宁(化名)因为幼时心理阴影加上学习困难,一度沮丧甚至厌世,绝望中试着拨通了韩老师的电话。“我的身体状况这样了都没有自暴自弃,你青春年少、花样年华,怎么能放弃呢?”在韩耀老师的反复开导帮助下,章宁顺利毕业,并成了一名西部支教志愿者,现在已经成家立业生活得很好,每逢教师节或春节,她都会给韩老师发来问候。

对于经济困难的同学,韩耀也总是想方设法为他们排忧解难。不过,他一般不会直接资助他们,而是通过安排教辅工作、参加课题研究等方式给他们发放“劳动报酬”。“我是当了父亲的人,学生就像我的孩子一样,我在帮助他们的同时必须考虑他们的自尊。”韩耀这样解释。其实韩耀老师自己也不富裕,爱人早就下岗,家里孩子老人全靠他。

“从来不需要想起,永远也不会忘记。”就像歌词里唱到的那样,从教34年,韩老师的学生已经遍布世界各地,其中不少已经成了大学教授、企业家,虽然并不时常见面,但网上的交流就从来没有停止过,韩耀老师只要发表一篇QQ日志、说说或朋友圈,评论点赞马上就会纷至沓来,甚是热闹。韩耀老师曾经的学生、现在已是大学副校长的邱伟芬教授还珍藏着30多年前韩老师在其笔记本上的留言:“一个人的事业,不在于他已经做了什么,而在于他正在做什么。”去年11月,恰逢韩耀老师60虚岁生日,毕业多年的学生瞒着他筹划了一场生日宴,不少人还从外地赶来参加。

研究生宁良爱这样评价她的导师:“韩老师,亦师亦友,亦兄亦父,有时候唠唠叨叨还有点婆婆妈妈。”韩老师的学生李杏现在已是大学教授,她说,“我们都喜欢称韩老师耀哥,耀哥这人做起学问来就像严父,生活中的他又像慈母一般。”

“我弯,且快乐着”

了解韩耀的人都会说,韩老师是个精致的男人,不仅能做学问,也很有生活品位。工作之余,他还写散文诗歌、学绘画篆刻,每一样都还做得有声有色。

在韩耀老师的QQ空间里有一篇散文日志《我弯,且快乐着》,其面对疾病的达观开朗跃然纸上。文中他记录了一件趣事,那是他参加儿子学校的家长会,弯在狭小的课桌椅之间毕恭毕敬地听完老师训话正欲离开,新来的班主任突然叫住他“以后家长会爷爷就不要来了,让孩子父母来。”日志中,他没有过多描述病痛本身,却用大量篇幅描述疾病的“好处”:因为腰弯,平日里多有人搀扶,且以女性居多,感觉甚好;因为腰弯,“量你也干不了什么坏事”,深得夫人信任;因为腰弯,被免除一切家务,弯人动口不动手,真正的甩手掌柜;因为腰弯,被小女孩喊做“刘罗锅”,自觉能与刘墉齐名颇为荣耀……文章末尾,韩耀总结道:子非弯,安知弯之乐?我弯,且快乐着!

韩耀小时候就喜欢画画,但没有正经学过。临近退休,闲暇时间多了起来,他再次拿起画笔开始捣鼓,几年下来,其画作已经成为同事、同学们的抢手货,每当他在QQ空间里晒出新作,马上就会有人前来索取。韩耀画画与一般人不同,由于身体原因,他不能出去写生,但又不能凭空想象出美丽的风景,因此他绘画的第一步是找一幅养眼的照片,然后水粉临摹并加入自己的合理想象,比起原来的照片,画作常常另有一番意境。

每到毕业季来临之前,韩耀都会提前几个月精心描摹,创作一批新作品装进镜框做为毕业礼物,“否则不够分的。”兴之所至,韩耀还会赋诗相赠,2016年硕士生毕业的时候,他不仅送上水粉画,还赋诗一首:金陵三月又飞花/几人离巢几还家/来来去去皆风景/人生一路尽朝霞。

今年11月,韩耀老师即将迎来60岁生日,恰逢南京财经大学60华诞,作为南财大的同龄人,他见证了学校的成长历程、并为之奉献了自己的青春年华。“南财大就是我的家,能与学校一路同行我倍感荣幸。平时支撑我站立的是拐杖,但真正支撑着我一路走来的却是教书育人的信念!”韩耀说。